你所在的位置: 首页 > 正文

广州:保障房源越来越多 申请一年基本搞定

2019-09-14 点击:1695

今年,60岁的吴兰兰是一位真正的老人。她在下九路住了几十年。 2012年,她在光绪花园申请廉租房。当她拿到房子的钥匙时,她泪流满面。

自1986年以来,广州已开始实施住房救助项目; 2003年,廉租房的出现缓解了城市低收入家庭的住房问题;随后,经济适用房和公共租赁住房相继出现,从低收入家庭到低收入家庭。住房收入适中,住房收入低的符合条件的家庭基本实现了保险。 30多年来,广州已帮助兰蔻等234,700户家庭获得住房保障,其中包括176,200实物保障和58,500租金补贴。

轻松申请公共租赁住房

一组数据显示,目前广州经济适用房的住房变得越来越丰富。

截至2018年底,该市已筹集和建设了30.3万套经济适用房项目,其中包括134,000套公共租赁住房。在303,000个住房单元中,约有220,000个已建成,约83,000个正在建设中。目前,全市共有30套经济适用房,其中10套为大型住宅单位,住宅单位5000多个。

记者采访发现,除少数指定房屋不服从指定家庭外,大部分家庭都可以尽快申请住房。近年来,随着住房的增加,低收入家庭申请的时间也迅速缩短。在广尼花园,阿文和他的妻子等待了15年的申请,以及住在社区的同一个姐妹,也等了10年。

从光绪花园到东部,再到黄浦区的安霞花园,卢志平的居民只用了一年的时间就申请了安霞花园的公租房。

记者发现,除了第一批廉租房租户更难申请外,后来的申请越来越快,而且租户从申请到入住还有一年多的时间。

广州氮园居民吴阿姨以前住在老城区的一栋公房里。她家五口人挤在一间十多平方米的房子里。污水流过大门,老鼠到处跑。每个厕所都要去100米外的公厕。作为第一批申请者,吴阿姨想搬出原来的房子,所以她愿意去任何地方。两年后,她申请了广州氮园一楼的一套公寓。她说她到家后会哭上好几天。

部分居住区配套设施不足

在芳禾花园拍摄后,记者感叹,小区的环境非常好,比自己在老城的居住环境要好得多。记者走访发现,芳禾园、广州氮园和安夏园均处于良好的邻里环境。

在广州氮园,房屋分为两部分,一部分是早年出售的经济适用房,另一部分是公租房(含廉租房)。日前,记者走访社区发现,保障性住房的居民比较活跃。上午10时,大批带着孩子的老人聚集在楼下。整个社区充满了孩子们的笑声和欢笑。公租房区马路对面很安静。楼下除了几个老人闲坐外,没有多少居民。

公租房居民李杰告诉记者,这里的居住环境非常好,社区干净整洁,也就是说买东西不方便。”如果早餐想吃面包,就得开车出去买,”李杰说,这附近只有一个小菜市场,而且价格很贵。他们通常选择坐公交车去袁村菜市场,或者去唐德区附近的批发市场。

安夏花园的居民没有上述问题。安厦花园居民陆先生告诉记者,刚搬进来时,周围没有商店。近年来,这里越来越热闹,开了许多商店。记者看到,在小区门口,有超市、肉摊,还有药店、小吃店一字排开。走进肉摊,记者看到,鸡、鸭、鱼和一些家庭用蔬菜都可以买到,价格适中。

安夏花园还有一所私立幼儿园,拥有漂亮的教室和宽敞的体育场馆。潘澍的孙女在这里上学,每月会员费为1800元。潘澍对社区的配套设施和环境非常满意。潘舒说,当他第一次进来时,这里的河水又黑又臭。他将何勇称为“黑龙江”。近年来,河流管理取得了很好的效果,穿越社区的河流已经变得清晰。河底的黑泥淤泥被干净的河砂取代。在河流中经常可以看到鱼群成群结队。在记者采访当天,也有家庭在匆忙中捕获了两磅生鱼。

在Anxia Garden,物业管理公司引入了第三方,并在公共区域建造了一个为电池车充电的温室。

环境越来越好,但居民有更多的期望。在安夏花园,居民们希望在公园两侧的绿化道路上种植树木。在几年内,树木可以遮蔽。在几乎所有的社会住房社区,记者都会遇到居民的问题,反映出高海拔的抛物线和不文明的养犬。

房和花园居民吴永嘉表示,他早年借了他的亲戚,并于2012年在方和花园租了一间房子。虽然他不再担心房屋问题,但社区的粪便现象经常使他非常生气。

记者看到,在这些社区的电梯中,有提醒要求文明养狗,但许多居民告诉记者,这涉及到居民的个人识字,纠正整改需要很长时间。

需要改善周边旅行

记者注意到,这些安全社区的位置大多在周边地区。过去,经济适用房的大部分居民都住在老城区,生活条件便利,但生活条件不理想。现在,他们搬进干净整洁的电梯室,但他们也遇到了不便等问题。

在广州氮园,住户李大姐说,从最近的地铁站步行需要半个小时。在此之前,22点以后没有公交车进出广州。最近,一辆43号夜班车开了,半小时一班。家中有头疼或发烧的人如果需要去看医生,必须乘坐公共汽车到几公里外的元村社区医院。

安霞花园的居民陆雪萍早年受伤,但他的行走脚仍然有点异常。他现在在邻里委员会为残疾人服务。他每天都进入和离开社区委员会。他发现附近的大门位于广元高速公路的上下入口处。交通流量如针织,但附近没有斑马线或交通灯。许多家庭只能偶然旅行。当他看到老人和孩子们在交通中行走时,陆雪萍感到非常危险。后来,他专门咨询了政协,以反映这个问题。结果,一个月后,交警在100米外设置了人行道和红绿灯。

记者在实地采访中发现,有人行道,因为距离太远(由于地形的限制,不能设置得太近),很多行人仍然选择在附近过马路的危险。

记者采访发现,大部分保障性住房社区都有直达地铁通道,现在围绕着安溪花园线建成,开通后居民出行将大大方便。

租客希望买房子

公共租赁住房为有困难的低收入家庭提供了温暖的家。然而,买房和安顿下来仍然是一些人渴望实现的梦想。记者在采访中发现,大多数公租房租户多次向记者提及旧政策“五年租金可以优先购买”,希望能拥有自己的房产权。此外,许多租户对租金浮动上涨以及如何科学地评估一个家庭的收入水平有不同的看法。

光绪园的廉租房租户一直以租房价为基础,月租金为每平方米一元。然而,同一栋楼一楼的居民吴杰的租金从2元上涨到15元以上。吴杰说,她去年刚刚退休,可以获得2000元的社会养老金。虽然她的女儿已经上班,但她一直在读高考。成本不小,她的家庭生活非常紧张。

另一位刚开始进入的居民凌洁将她的租金从2提高到36岁。她说,人们一辈子都不能穷,经济形势会暂时改善。因此,按收入增加租金是可以理解的,但不能涨得这么快,她在一定时期内更喜欢5元和10元。小幅增加。此外,她说她手里有一份2004年的文件,说她可以买,但现在政府说这份文件已经过期,她有点不愿意。 “我刚开始说,当我租了五年,我什么时候有钱买它?我现在不能说了!政策能不能越来越好?”凌姐痴迷于想要拥有自己产权的房子。在过去的一段时间里,我一再要求有关部门反思。

同样在安夏花园,许多租户希望能够购买他们目前租房的房子,但他们也说他们负担不起市场价格,并希望有一个合理的价格,如过去的经济适用房。

亲爱的用户,“重庆”客户已经正式修改并升级为“新重庆”客户。为了不影响后续使用,请扫描上面的二维码并及时下载新版本。更优质的内容,更便捷的体验,我们在“新重庆”等着你!

——

深圳新闻网 版权所有© www.u4321.cn 技术支持:深圳新闻网 |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