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所在的位置: 首页 > 正文

朝鲜战争中仅此一例:韩军将领为何公开拒绝执行美军的命令?

2019-09-15 点击:721

   16:10:32 琴剑说史

  从1952年开始,美国军方为了赢得朝鲜战争的胜利,全面加强韩军的工作,想把韩军建设成为一支“在远东的劲旅”,执行华盛顿所制定的“亚洲人打亚洲人”的政策。

  美国实现“用亚洲人打亚洲人”的目的,积极加强韩军的建设。从美国一些重要人物的书信和谈话中,不难看出一些端倪。

  在艾森豪威尔竟选获胜的前几天即10月9日,美国公布了第8集团军司令范佛里特写给英德少将的一封信,信中认为增加两个韩军师可以代替美军两个师;

  

  11月3日,美国驻韩国军事顾问团莱文准将同AP记者打电话时声明,他从华盛顿接到扩充相当数量部队的命令;

  11月6日又宣布,韩军炮兵、坦克部队组编完毕,可充分配合整个韩军步兵作战……

  这些消息不断传来,使韩军第2师师长姜文峰受到一点鼓舞。

  更何况,从军事方面,姜文峰已从经了解到,联军为了配合中部的“摊牌作战”早已在东线、西线若干地方向中朝军队防线进行战术性牵制进攻,并派空军猛烈轰炸北朝鲜后方补给线及其他重要设施,连美国海军也派军舰“密苏里号”攻击东海岸端川地区中朝军队的军事设施……这一切多少提高了一点姜文峰的信心。

  

  当然,作为一个“优秀的”指挥员,他也看出并理解军团的不断提醒,随着“三角高地”战斗结束,志愿军的反击重点将转到“狙击棱线”上来。

  果然,从11月11日至17日,整整一周,志愿军的铁拳接连不断地打了过来,双方又在“狙击棱线”展开了连日不断的拼死血战。

  自11日,由志愿军31师92团和29师86团联合发起的称之为“第25次大反击”,将537.7北山即“狙击棱线”的主峰阵地收复。

  姜文峰指挥韩2师经过多次反复争夺,才勉强夺占了被志愿军称之为537.7北山第7、第8号各一个班的山腿阵地。

  

  一周来的攻防线,韩2师伤亡很大,使姜文峰尝到了志愿军铁拳的滋味。尤其是第17团也受重创,更令姜文峰伤感,于是,在11月17日晚,他下达第115号作战命令,要继续执行现任务,对一部分部队进行换防,以对付今后作战,命令第32团重新再次投入战斗,换下第17团到后方整补。

  虽然,他欲作困兽之计,但已经力不从心了。重上阵地的第32团,已无力作营以上规模的进攻,只能以1个排到1个连的兵力作连续性的小型进攻,企图夺占主峰,因为不能投入更多的兵力攻占主峰,只能达到警戒自己的目的。

  

  由于兵员不足,姜文峰师长也无援兵增援,因此,第32团团长柳根昌上校只好根据姜文峰的命令在18日、19日、20日用第3营打,21日5时至6时30分,又命令第2营换上去,第3营撤下。

  打了3天,到了24日,柳根昌团长又命令第飞营接第1营的防务准备再打。这已是“狙击棱线”战斗进入第42天了。

  第1营按命令接替第2营,凌晨4时30分第1营兵力部署完全毕,在18时40分和20时50分先后与志愿军派出的一个侦察排发生小的战斗。

  就在这时,发生了一件令32团柳根昌团长及官兵们费解的事情:4日23时50分他们突然接到命令,由正担任预备队的第28团第1营来接防。

  

  同时,姜文峰也接到军团命令,令9师接替2师。命令要求11月25日6时交接防完毕,25日5时30分,2团第1营指挥所最后撤出战斗。

  至此,第2师参加“摊牌作战”43天,在“狙击棱线”上面临韩9师接防的只剩下一个小小的山腿阵地“岩石棱线”了。

  姜文峰心里对这次换防的内幕是最清楚的。

  6周前即11月14日军团发起“摊牌作战”的时候,原打算在5天内结束战斗,后来当打成了“一场残酷的、保全面子的狠命攻击”时,又打算最晚在10月份以内结束战斗准备过冬。

  

  然而因志愿军的顽强抵抗,反复争夺,拖了一个多月,从11月18日后,韩2师已无力发动营以上规模的攻击了,而志愿军的增援却仍在源源涌来,志愿军15军仍然威镇五圣山,志愿军司令部以及后勤部队仍在把大批弹药、物资以及增援兵力向五圣山前线调集……

  而此时,范佛里特一方面命令美第10军第25师从东线调来换下美7师到很靠后方的春川休整,而另一方面却令9军团詹金斯中将下令以韩9师28团配属韩2师继续攻占“狙击棱线”。

  因此,姜文峰对美国人的作法更加反感。他怒火中烧,拍案骂道:“美国人、朝鲜人同样都是人,为什么让朝鲜兵当美国兵的替身?”他公然抗命拒绝执行军团的命令。

  南朝鲜将领公开拒绝执行美军命令,这在朝鲜战争中是绝无仅有的一次。可是,詹金斯知道众怒难犯不便发作,只好忍气吞声地向范佛里特报告。范佛里特此时无可奈何地叹了口气,也只能作罢。

  从1952年开始,美国军方为了赢得朝鲜战争的胜利,全面加强韩军的工作,想把韩军建设成为一支“在远东的劲旅”,执行华盛顿所制定的“亚洲人打亚洲人”的政策。

  美国实现“用亚洲人打亚洲人”的目的,积极加强韩军的建设。从美国一些重要人物的书信和谈话中,不难看出一些端倪。

  在艾森豪威尔竟选获胜的前几天即10月9日,美国公布了第8集团军司令范佛里特写给英德少将的一封信,信中认为增加两个韩军师可以代替美军两个师;

  

  11月3日,美国驻韩国军事顾问团莱文准将同AP记者打电话时声明,他从华盛顿接到扩充相当数量部队的命令;

  11月6日又宣布,韩军炮兵、坦克部队组编完毕,可充分配合整个韩军步兵作战……

  这些消息不断传来,使韩军第2师师长姜文峰受到一点鼓舞。

  更何况,从军事方面,姜文峰已从经了解到,联军为了配合中部的“摊牌作战”早已在东线、西线若干地方向中朝军队防线进行战术性牵制进攻,并派空军猛烈轰炸北朝鲜后方补给线及其他重要设施,连美国海军也派军舰“密苏里号”攻击东海岸端川地区中朝军队的军事设施……这一切多少提高了一点姜文峰的信心。

  

  当然,作为一个“优秀的”指挥员,他也看出并理解军团的不断提醒,随着“三角高地”战斗结束,志愿军的反击重点将转到“狙击棱线”上来。

  果然,从11月11日至17日,整整一周,志愿军的铁拳接连不断地打了过来,双方又在“狙击棱线”展开了连日不断的拼死血战。

  自11日,由志愿军31师92团和29师86团联合发起的称之为“第25次大反击”,将537.7北山即“狙击棱线”的主峰阵地收复。

  姜文峰指挥韩2师经过多次反复争夺,才勉强夺占了被志愿军称之为537.7北山第7、第8号各一个班的山腿阵地。

  

  一周来的攻防线,韩2师伤亡很大,使姜文峰尝到了志愿军铁拳的滋味。尤其是第17团也受重创,更令姜文峰伤感,于是,在11月17日晚,他下达第115号作战命令,要继续执行现任务,对一部分部队进行换防,以对付今后作战,命令第32团重新再次投入战斗,换下第17团到后方整补。

  虽然,他欲作困兽之计,但已经力不从心了。重上阵地的第32团,已无力作营以上规模的进攻,只能以1个排到1个连的兵力作连续性的小型进攻,企图夺占主峰,因为不能投入更多的兵力攻占主峰,只能达到警戒自己的目的。

  

  由于兵员不足,姜文峰师长也无援兵增援,因此,第32团团长柳根昌上校只好根据姜文峰的命令在18日、19日、20日用第3营打,21日5时至6时30分,又命令第2营换上去,第3营撤下。

  打了3天,到了24日,柳根昌团长又命令第飞营接第1营的防务准备再打。这已是“狙击棱线”战斗进入第42天了。

  第1营按命令接替第2营,凌晨4时30分第1营兵力部署完全毕,在18时40分和20时50分先后与志愿军派出的一个侦察排发生小的战斗。

  就在这时,发生了一件令32团柳根昌团长及官兵们费解的事情:4日23时50分他们突然接到命令,由正担任预备队的第28团第1营来接防。

  

  同时,姜文峰也接到军团命令,令9师接替2师。命令要求11月25日6时交接防完毕,25日5时30分,2团第1营指挥所最后撤出战斗。

  至此,第2师参加“摊牌作战”43天,在“狙击棱线”上面临韩9师接防的只剩下一个小小的山腿阵地“岩石棱线”了。

  姜文峰心里对这次换防的内幕是最清楚的。

  6周前即11月14日军团发起“摊牌作战”的时候,原打算在5天内结束战斗,后来当打成了“一场残酷的、保全面子的狠命攻击”时,又打算最晚在10月份以内结束战斗准备过冬。

  

  然而因志愿军的顽强抵抗,反复争夺,拖了一个多月,从11月18日后,韩2师已无力发动营以上规模的攻击了,而志愿军的增援却仍在源源涌来,志愿军15军仍然威镇五圣山,志愿军司令部以及后勤部队仍在把大批弹药、物资以及增援兵力向五圣山前线调集……

  而此时,范佛里特一方面命令美第10军第25师从东线调来换下美7师到很靠后方的春川休整,而另一方面却令9军团詹金斯中将下令以韩9师28团配属韩2师继续攻占“狙击棱线”。

  因此,姜文峰对美国人的作法更加反感。他怒火中烧,拍案骂道:“美国人、朝鲜人同样都是人,为什么让朝鲜兵当美国兵的替身?”他公然抗命拒绝执行军团的命令。

  南朝鲜将领公开拒绝执行美军命令,这在朝鲜战争中是绝无仅有的一次。可是,詹金斯知道众怒难犯不便发作,只好忍气吞声地向范佛里特报告。范佛里特此时无可奈何地叹了口气,也只能作罢。

达到当天最大量

——

深圳新闻网 版权所有© www.u4321.cn 技术支持:深圳新闻网 |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