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所在的位置: 首页 > 正文

人物志:雷达专家张履谦:开创中国电子对抗事业先河

2019-09-22 点击:1250
(新中国70年)人物:雷达专家张鲁谦:开拓中国电子对策事业

中国新闻社,北京,9月14日雷达专家张鲁谦:开拓中国电子对抗事业

作者郭朝凯孙子发

“个人的力量非常小,但它只是渤海的一滴。有必要为无限的海洋贡献微小的个人力量。”回顾他60多年前致力于中国国防科研建设,中国工程院院士张略谦感慨地说。

信息图:张鲁谦。中国新闻社记者孙子发摄影

这位白发苍苍的老头是中国雷达技术,电子对抗和航空航天业的先驱之一。他成功开发了中国防空导弹制导雷达武器,并策划了各种卫星发展,推动了中国航天技术的快速发展。

“我们国家的电子对抗从零开始,从抵抗美国,帮助朝鲜和反击干涉开始。” 1951年,抗美战争和援助朝鲜陷入了艰难的僵局。美国B-29型飞机双方不分青红皂白地轰炸了鸭绿江,并释放了电磁干扰。

张汝倩回忆说:“美国战斗机担心我们会在白天拦截它们,每天晚上都会选择轰炸它们。他们的飞机在从东京起飞时卡住了我们的雷达。这样,我们的雷达将成为一个“盲目的机器”。它将是黑色和白色一段时间。无论如何,我们无法检测敌机。

张立谦被指示前线解决雷达抗干扰问题。经过观察和研究,他提出了雷达收发器的快速变频,瞬时自动增益控制和多站雷达交叉定位等措施,有效地解决了抗干扰问题。

“当时我们用快速跳频的方法解决问题,它干扰我们这个频率,我们就跳到另一个频率,它再干扰,我们就跳到第三个频率。”当年,思维活跃的张履谦就地取材,用罐头盒和麻绳制作了跳频装置。“罐头盒是金属制的,可以改变雷达的参数,这样一来就解决美国敌机干扰雷达的问题。”

谈及电子对抗的重要性,张履谦说:“在现代战争中,没有抗电子干扰能力,你的武器就相当于一堆废铁。”1956年,中央军委总参谋部通信部成立雷达干扰与抗干扰研究室,张履谦任主任。他在室内建立了侦察、干扰、分析、雷达抗干扰、通信抗干扰五个专业研究组,为中国电子对抗领域培养了技术领军人才。

1957年,张履谦被调往国防部第五研究院,参加中国航天事业的创建。那时正是中国连续三年遭受自然灾害的艰苦岁月,苏联又撕毁约定,“突然一个晚上苏联就把专家全撤走了,逼得我们只能自己搞,党中央决定要搞出自己的‘争气弹’”,张履谦说。

“没有设备我们就自己造,遇到不懂的问题,我们就仿照苏联装备来设计,最终获得了成功。”在一穷二白的情况下,张履谦带领一批刚从大学毕业的研制人员顺利完成了“红旗一号”防空导弹制导雷达的仿制。

随后,张履谦又根据部队扩大导弹作战空域、加强抗干扰能力、提高命中精度等要求,采用新雷达体制,完成了“红旗二号”制导雷达的研制和定型,批量装备战斗部队。

1962年,在中国“两弹一星”研制的关键时刻,美国U-2高空侦察飞机频繁进入中国领空刺探军事情报,并携带干扰机干扰地空导弹雷达站。

“起初,美国侦察飞机大摇大摆地进入中国领土侦察,我们拿它没办法。”张履谦出谋献策,并亲自参与改装“红旗一号”雷达,成功击落了美国U-2高空侦察飞机。

回忆起当年的情况,张履谦话语中满是自豪,“我们采用反干扰措施研制了‘红旗二号’雷达,连续击落了5架美国U-2飞机,让它们有去无回”,自此美国U-2高空侦察飞机再也不敢侵入中国领空。

上世纪70年代,美国开始GPS卫星导航系统的研制。意识到中国在这一领域的落后,1984年,张履谦和国内专家一同提出在中国建设双星定位系统(即北斗一号卫星导航系统)的建议,并得到中央批准,揭开了中国建设北斗卫星导航系统的序幕。

1985年,张履谦被调往航天工业部科学技术委员会,从事空间技术领域工作。期间,他谋划多种卫星研制,参与载人航天、空间站、探月等工程的研制工作,提出测控系统建设方案建议,致力于中国空间技术持续发展。

近年来,已年逾九旬的张履谦则在思考中国航天的下一步该怎么走。“发射空间站、登陆月球后,我觉得下一步应该建立月球基地。”张履谦认为,中国航天应稳步前进,在深入开发月球、完成技术积累后,再去开发火星。在他看来,登陆火星和登陆月球的技术有相似之处,能登陆月球,后续技术成熟了也一样可以登陆火星。(完)

知青史话

深圳新闻网 版权所有© www.u4321.cn 技术支持:深圳新闻网 | 网站地图